日志档案

发表于 2011/11/8 21:42:02

0

标签: 无标签

省纪委副主任的晚餐

10月27日,已经不再接受采访的陆群,稍显歉意地招呼前来探望他的记者们吃了顿晚饭,是他在广东做生意的表弟埋单的。

表弟说:“我常劝他,辞了职跟我经商去吧。”

陆群摇摇头,说:“没兴趣。”

这位头发寸净的湖南省纪委干部,着一件条纹衫,套着休闲西装,左腿横翘在右腿上,裤脚上蹿,露出了腿毛。

他很少笑,但也不凶巴巴,只是爱皱眉,操着浓重新化口音的所谓普通话,无数次地表达:我很愤怒啊。

这个“愤怒”来自于他家乡的50个农民工讨薪未果,在此过程中,6人被警方行政拘留。陆群经过调查,认为劳动仲裁和公安处罚对农民工极为不公,便通过公开的微博和体制内的人际关系途径寻求解决。自今年4月事发至今,已经半年,陆群的愤怒终于在10月第20天的11点49分达到高潮。

“常有小人向我的领导、同事说长沙县公安局拘留讨薪民工并无不当,因为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的回答是: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亲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

此言既出,网内网外炸开了锅。

1

这天饭桌上,陆群的嗓音有点嘶哑,因为“这两天说话太多”。

“跟媒体说,跟朋友说,跟领导说,跟同学说……关心的电话四面八方都来了,你至少要作个解答和说明吧——得让人家觉得你还不是个疯子,还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

嘶哑的嗓音没能阻挡陆群发表意见,即使在晚饭时间,即使是面对记者朋友、表弟以及表弟公司的工作人员。

菜陆续端上。餐桌上只有陆群一个人的声音。

他从《左传》说到《资治通鉴》,从白居易分析到李白,从《咬文嚼字》杂志某年某期有11处硬伤,批评到不注意文法还狡辩“这个已经约定俗成”的记者:“你这是什么治学态度啊!”

全桌人差不多吃到半饱,而陆主任只吃了一根黄瓜。

这位纪委干部,大学时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研究生修古典文学。湖南省检察院的某个主要领导曾直接对陆群讲:你在官场上混不出什么出息,还不如去高校搞你的古典文学研究去。

他把研究的精神用在了工作上,在省纪委办公厅做综合信息工作的时候,他连续8年都是先进,善于调研和发现问题,并能够将问题形成材料,内参的数量和质量数一数二。与此同时,他的文人气质在工作和生活中极易显露。

4月16日6点多,早起的陆群望着雨中湘江,吟出张祜的《瓜洲闻晓角》:

寒耿稀星照碧霄,月楼吹角夜江遥。

五更人起烟霜静,一曲残声遍落潮。

吟此诗当日,陆群第二次跑去拘留所看望已经在里面生活了5天的讨薪农民工何太雄等人。何太雄记得,在拘留所二楼的“首长办公室”,他跟这位省纪委的老乡、久未联络的中学同窗见面,陆跟在场的长沙县公安局领导介绍说: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恩师的儿子。

何的父亲是当地的高级教师,对陆群印象深刻。中学毕业时,陆群被保送上了娄底师专,学成后成为乡干部,继而进县委组织部“写材料”,后从省委组织部来到省纪委。

“他这么一介绍我还是满怀希望的,觉得那些人应该多少给他一点面子的吧。”被打受伤、一度觉得讨薪无望的何太雄心里一亮。虽然这位出人头地的老同学早已疏远了他们原本的乡亲团体,也几乎没有回来看过恩师何爸爸,但他仍然“敢说敢做爱打抱不平”,跟十几岁的时候一模一样,“还是没有忘本”,“我为能有这么一个能为农民做主的同学而自豪。”

实际上,陆群出面之后,何太雄他们的生存环境的确得到了改善——御寒的衣服可以送进看守所了。

2

餐厅包房里有些闷热。一只苍蝇恼人地飞来飞去,嗡嗡作响。陆群挥手驱赶。众人见他吃得太少,纷纷劝饭。这个声称自己不善言辞的餐桌演讲者,低下头去喝了一碗汤。

“这些日子吃得不少。只是有几天被恶心到了。”

10月24日7点16分,陆群在微博上说:“我吞下了一只苍蝇。”

同日,长沙县公安局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有网帖出示照片,提出“何太雄等人扰乱单位秩序案”中两名当事人遭到警察暴力执法,经“长沙市公安局与长沙县纪委联合调查组调查”,结论为:“女性系民工陆某……自述左上臂内侧的淤青系在南通三建工地上民工与公司员工发生冲突时形成。”“男性系民工陆某。在公安机关依法传唤时,因拒不接受传唤被强制传唤带离现场。……(经调查)没有发现该人有明显外伤。”

而前一日,长沙县公安局发布《关于网民质疑长沙县公安局处置民工阻工事件的情况说明》,回应“某网民”在新浪微博上对“长沙县公安局民警粗暴执法,毒打民工”的指控称,“调查结论认为,长沙县公安局对南通三建公司工地阻工报警进行出警、处置是正当执法;长沙县公安局对何太雄等人裁处治安处罚是依法、正确的。”

公告并没有停歇公众和陆群的质疑。

对此,长沙县外宣办(新闻中心)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工作人员回复本刊记者的采访要求时说:“一开始我们都说欢迎媒体采访……但现在依照上级的要求,对你的回复就比较简单,我们县一级(政府)在上一级调查没有结束之前,对这个事情不能发表任何的看法和建议。”

也就是说,调查还没有结束。

“目前的这个调查已经不是司法程序了,这个调查就是因为陆(群)他总要在微博上这么发声啊,这么叫啊,这么呐喊啊……”该工作人员说。“这个调查可能是省里面有这个表示。”

该工作人员以“个人身份”“提醒媒体注意”:“法治应当是在法庭上摆证据,讲法理,而不是在微博上赌咒开骂,就这件具体个案而言,在法院始终对民工兄弟敞开大门的前提下,在具体当事人已放弃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法定权利情况下,某人在微博上赌咒开骂的作为究竟是不是正常形态的微博问政和舆论监督值得探讨。”

“具体的当事人——民工对自己的法定权益是放弃了的。”

该工作人员尝试着换了个近似轻松的语调,接着说:“但……呵呵……某位网民又在微博上兴起了一种……类似新闻炒作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与法制的本意是相差很远的。”

对于这项法律赋予的神圣权利,何太雄等人没有抓住的原因是:“4月16号,(在陆群离开以后)长沙县公安局领导给我做工作,要我出去以后,不要再找建筑商,也不要再找公安局,他们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的要求就是8万块钱。他们没说具体给我多少钱。出去以后一直等他们的消息。可一直没给我电话。……我是个本分的人,实在的人。他们是想要用拖的方法让我陷入不义。”

绝望中的何太雄想到了死,他想从自己包干的那个工程楼109栋的房顶跳下去。

“那时候我想了最蠢的办法,就是以死来求得那几万块钱。我老婆也劝我,为那么一点点钱,也不值得。但我心里不服。”43岁、练过些拳脚功夫的何太雄,眼圈有点红。

“我做了14年包工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个时候,他接到陆群的电话。

“陆群知道了(我的计划),那时打电话给我打得特别多,骂我,不让我采取过激的手段,说,‘你那么小的问题,要相信政府有这个能力,政府会把这个问题解决。让你等你就等吧,毕竟是局长、政委给你讲的,能解决。’”

于是,何太雄一等就是半年。

3

陆群打了一个比方,把饭桌上的人都逗乐了。就他一个人不乐。

“领导批示就像狗拉尿,不是为了排泄,而是为了沿途留下自己的气味,有显示权力的快感——不是谁都有资格批示的啊!”

他此前也在微博里表达过:“领导们都沉醉于批示之中,所以我们是什么呢,法律没有制度管用,制度没有文件管用,文件没有领导的批示管用。”

大伙问他,你领导知道你的这个观点不?他说,此言一出,导致的结果是,“领导都不怎么在我提交的材料上作批示了。”

但有些问题,依据国情,批示毕竟管用。陆群也承认,每年由他帮助处理的记不清数量的弱势群体求助中,有一部分是通过报内参,请领导批示解决的。

在何太雄讨薪一事中,陆群没有走“批示”的渠道,因为涉及跨级、跨部门等问题,批示显得效率低下。他在农民工被拘留后,短信长沙县县委书记杨懿文,大概内容是:尊敬的杨书记,我是省纪委某某,今天我惊闻贵县公安局把一大帮讨薪的民工抓起来了。我个人认为,民工是弱势群体,如果他们的讨薪要求正当,而且没有什么严重过激行为,对他们还是应该予以关注和理解。请书记重视,谢谢。

过了10到20分钟,杨懿文回复:一定依法秉公处理。

陆群比较满意,觉得“杨书记还是比较重视了”。

后来得知农民工在拘留所里被打,陆又发短信给杨:听说这些民工在公安局里的时候受到打骂,受到侮辱。我哥哥(并不在那个工地打工)以村干部的身份去说句公道话也被你们抓起来了。

这条短信再没有得到回应。

这条路没走通。陆群也像何太雄一样,开始寄希望于拘留所里县公安局领导的承诺,并一再压制何过激行为的念头。

到了八九月间,忍无可忍的何太雄给陆群打电话,大骂:“你要我相信政府,这个政府能相信吗?!”他怨恨陆群:“我责怪他是因为要不是他劝阻我,我早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何太雄怨过我,因为我的介入没有让事情得到解决,反而更糟。这也是这次我‘发飙’的原因。我还号称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呢。这次事情拖了这么久都没有解决,我损了面子,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也没有实现,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我百年之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饭桌上的陆群显得跟吃饭这项主题没什么关系,他皱着眉,拍着桌子,除了一根黄瓜、一碗汤之外,就只吃了一小碗炒面,抽了几支烟。此时的他也不是什么省纪委的干部了,而只是一个观念传统的乡下娃子。

“每个人心目当中都有一块儿(领地)是需要坚决去保护和捍卫的,我觉得对他来说,最宝贵的就是他的乡村和他的那些乡民。”陆群的好朋友、《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说。

陆群“发飙”的结果就是“辞职以谢天下”的激烈微博,“有点发誓的味道。”

“媒体误读为‘叫板’,其实不是,就是为了表明我强硬的态度。”陆群说。

10月24日,何太雄的儿子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信息,有关这个老家的纪委叔叔的“过激言论”。

何太雄对采访他的记者说:“你们去跟陆群说,让他收手不要管。”

“为什么你不自己去跟他说?”

“是因为我怕他会骂我,(他硬要)说他能给我解决。但他解决不了。”何太雄心里,原本力量雄大的纪委干部,也“只能改观那么一小点”,比如把御寒衣服送进看守所,至于其他更大的事情,“我知道他无能为力。……我不要他因为我的事,让他受到人家的报复也不好。”

陆群并不害怕。有人发短信威胁他,他还把自己的日常路线、上下班爱坐的公交车、喜欢去光顾的茶馆一并告知对方。

“借他们一个胆他们也不敢(干什么出格的事)。”

陆群倾向于相信,事情最终会通过体制内的渠道,给农民工一个说法。

这餐饭的结尾,陆群接了一个电话,谈话中依然激动和愤怒,拍着桌子说:我说过了,要是他们最后认定农民工的诉求不合理,我就辞职,但我不会停止揭露他们。

晚上9点钟光景,他最终还是被那个电话叫走了。

离开的理由是“领导要找我谈话。”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李狄皓

系统分类: 情感人生   |   用户分类: 人物   |   来源: 转贴

    阅读(1454)    回复(0)